安心

台风来了,家这边的天气,我很喜欢。有雨,有风。虽然说这话有点自私。

光看简介,小偷家族和欺诈计划有些许类似呐。

不知道妈妈对家婆是什么感情,会不会和我对妈妈的感情一样?没有感同身受。而家婆对我而言,仅仅是和别的除了我奶奶以外的老人一样,能聊一会,更多的是尴尬。家公去世,估计就我嘻嘻哈哈的了。

亲人过世,从未觉得他们离开了,没有这样的自觉。不知其他人有没有,一提到已过世的就会张不开口说话的人,我有1.5个,仅此而已。

这个夏天没有那么热吧,还好呀。

从前一大段时间开始,望望抛弃了肉,喜欢鱼🐠了,不愧是我的小伙伴呀。

今天一个人在家,生日快乐。

前两天跳绳,就二十分钟,然后就洗澡,休息了。
结果,我瘸了。。。。。

最讨厌限定字数的实习报告了,字数不够瞎扯来凑。

在公交车上,后座的老大爷一直自言自语。我一回头,他就停止絮絮叨叨;转回头来,继续说。
而我一句话都没听懂。

喜欢这几天眼睛的状态。
眼皮突破蒙古褶,变得清楚,是真正的双眼皮啊。

不回家愁,回家也愁。
这几天在想回家要收拾哪些东西,洗哪些东西,头都疼。

明天是实习的最后一天。
实习的主要矛盾是,时间短,所在实验室的姐姐们不想让我们动手,而此间的主任天天唠叨让我们动手。最大的问题是实习的时间,一为时间短,谁都不会花精力教个半成品;二为时间点,我们不愿花时间弄。
时间久了,主任有点不耐烦,谁都不愿公司养了几个废物啊。
其实很闲,但每天下来大概会走一万多步,每天都会累成狗,晒得漆黑。
图为窗户上趴着的蛾子,像一片树叶,像一只鸡。

不能生气,不能生气,不能生气。

© 小垃圾 | Powered by LOFTER